爱情小说,柔情锁月

作者:新萄京小说    发布时间:2020-03-16 22:40     浏览次数 :

[返回]

再一次,我又淹没在你的柔情里,所有的言语都无法表白我此刻的感动。伏在你的怀中,默默地,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无需说。我漂泊已久的帆终于垂落在你的岸边,这岸好厚实,好温暖。 他认识她在一个飘着雨丝的周末的晚上,朦朦的细雨在街灯的反衬下给整个夜幕中的万物,披上了一层桔黄色的面纱.平素的他一直都不喜欢看电影。那天晚上好像着了魔似的,还拉着同宿舍的人去看电影,并且还张扬要请全班的同学去看电影。看上去,他很高兴,好像有说不出的激动与兴奋,一股风似的直向电影院刮。 他的名字就叫风,是计算机系里的,人也像风一样轻柔,还算得上出众,但不是女孩心目中的那种帅哥。也的出众,是因为他有一副好嗓子,再加上那没有皮气似的性格,才成为好多女孩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风走得很匆忙,像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赶着他,其实不是,因为他装有电影票约好了和舍友一块走的,想必他们到了,没票进不了。 风正想着走着,突然,不知是谁在后面叫他们的宿舍号220,没有听错吧!是的,没有错。风听到了,急忙回过头来捕捉目标,在他的视线内好像有几个女孩在冲他叫喊。最后,才知道她们是睡在同一幢公寓楼下楼的小妹妹们。风很和气地跟她们闲聊起来,可一转眼,不知不觉中却发现旁边还有一个女孩。哦!原来她们是三个人呀!奇怪,她为什么不说话呀!怀着一种好奇与内心涌出的那股冲动忍不住地和她聊了几句。 之后,他特别地关注过她,才知道她叫雪,是中文系里的。她是一位温柔、和蔼、善良、可爱的女孩。她离家很远,为了求学,不得不奔赴千里到此. 风回到宿舍,怎么也睡不着,心跳不停地加快,奇怪,今晚的我好像有病似的,怎么回事呀!,风暗暗地叫道,尤其,想到那个女孩时,风再也坐不住了,好像丢了魂一样,难道风对雪有了好感,不会吧!风向来以绝情而出名,怎么会动心呢?他感到那晚的夜特别地漫长,几乎是他一生中最长的夜。 自从风那次短暂地认识雪以后,他真的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连下课的时间他也不肯放过,也想要在操场中急切地搜寻她的身影.学习要好的他,上课时痴痴的,常挨老师的批评。整天一个人呆在宿舍里,饭吃不香,觉睡不好。是的,风对雪有了好感,这怎么办呀!在一个清静的晚上,他在舍友们的催促与互动下,终于鼓足了勇气,用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给雪写了一封信,风知道这封信载着他对雪浓浓的情,绵绵的意以及深深的爱。 可怜天下有情人呀!风几天没有收到雪的回信,简直像疯了一般,整个人看上去好像害过一场大病,风迫不及待地又给雪写信。终于有一天,风在校门口等到了雪,她真的很美,远远望去,好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姗姗而至。她显的很文静,也很清秀,恬静的脸上像洁白无瑕的玉,尤其是那又眼睛,清纯、明亮,特别有神,就像一泓秋水是那样地清澈,那样地澄亮。记不住都说了什么,其中的一句话让他实感骄傲与自豪,我这个人不轻易许诺,既然许诺就会为我的诺言付出代价。 他看了看她,都彼此会意地笑了。 他实在记不清他们的约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反正,每周六的晚上,风都会等雪一块去散步。也许从那时起大街上不知不觉地又多了一对情侣。也不知为什么,风每次等雪的时间都要好长,这也许是雪的用心之处,可风一点也不在乎,记得有一次,风在雨中一连等了雪好几个钟头,如果做别的,几个钟头很快,可等一个人几个钟头是多么漫长啊!也许是风的用心良苦而偏偏赢得了雪深深地爱。 那一天,对于风和雪一生也忘不了。在公园,风牵着雪的手漫步在花园里。不知不觉中街道两旁的灯也亮了起来,星星也越来越多,就像珍藏在珠宝店玻璃柜中的珍珠在灯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可爱的月亮换上了一身的轻纱,从云层中顽皮地跳出。美丽极了.他们走着走着在一颗柳树下停住了轻盈的步子。风抬起头看了看雪,轻轻地捋了捋额前的头发,他看到那张美若天仙的脸倾刻变得羞涩,像五月初开的花朵.娇姿欲滴,煞是可爱.在月光下的她显的更美。他慢慢地把她搂在怀中,他的心跳不断地加快,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袭上心头,她的头发很柔顺,还不断地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气,他把她抱的更紧了,低下头,他顺着她光洁的额头慢慢地吻,滑过她娇小的鼻,最后.轻轻地吻住她的唇,她的唇很薄、也很甜。他吻的很深沉,。他淹没在她的柔情里,她陶醉在他的气息中,多么地幸福,多么地甜蜜。 你能记住今晚的一切吗?雪说 你说呢?风看了看雪紧搂着说 会的,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月亮星星指证,大地草木为友,风说 也不知过了多久,风牵着雪的手慢慢地出了公园,逐渐地消失在弥漫的夜色中。 自此以后,风和雪的感情越来越深了,别的人都很羡慕,也深深地为他俩祈祷,祝福。对于风来说他很忙,因为天生的头脑使着他不得不开创出属于自己的一片蓝图,别人都很欣赏他,也很器重他。雪,温柔可爱。也深深地讨得风的喜爱。他离不开她,她更离不开他,每当雪听到:雪,你可真幸福呀!风对你真是太好了,我只想有一半就心满意足了!这话时,她的心底就像微风过处的湖面,荡起层层的涟漪,哦!那是心底的欣喜之波。 千言万语,山盟海拆。我们彼此理解,又是彼此庞爱,彼此接纳,又彼此宽容。你是我惟一的真爱,也是我一生中的挚爱。让我们做一生一世的知心爱人。

夜风徐徐,有着几分清冷。在这个桃花开放的时节,空气弥漫着几许芬芳,却也是让人醉了。
新萄京娱乐手机版,  校园里,透着些许的冷清,教学区,宿舍区,只有零星的灯光还在亮着,让人有些不习惯。
  偌大的校园里,唯有体育馆还是亮着,时不时地传来几声喝彩。与外面的冷清不同,体育馆却是热情洋溢,本来可以容纳两万多人的体育馆,此刻却是人满为患,每个人的神情都充满了激动!
  “接下来,”舞台上,主持人声音也充满了激动,“将会是最激动,也是大家最期待的时刻,有请我们海风大学的骄傲——徐风,苏媛芳,吴诗菲为我们带来精彩绝伦的表演——《柔情锁月》”
  主持人的话还未说完,声音却已被观众的热情所掩埋。随着灯光的变化,一位少年和两个女孩走到了舞台的中央。
  徐风,人如其名,看到他,就像一股和煦的风徐徐拂过,令人心头充满了暖意。儒雅的气质,帅气的外表,淡淡的微笑,一出场便秒杀了无数少女。
  苏媛芳,那美如冰山雪莲般的容颜,尽管身着淡粉色这样暖色的长裙,却也显得十分的高冷,加上她那独有的优雅气质,让她更像那高高在上的女王。
  吴诗菲,却是与苏媛芳截然不同的一个人,如邻家少女般可爱,温柔,乖巧,在一身白色长裙的衬托下,像极了公主。与苏媛芳那让人又爱又不敢接近的高冷形象相比,吴诗菲无疑是大多数人心中的完美女神。
  而他们将要表演的《柔情锁月》是一首古老,经典且享誉海内外的曲子。
  舞台上徐风轻敲琴键,苏媛芳缓缓地拉动琴弦,吴诗菲飘然起舞。美妙的音乐,动人的旋律和那曼妙的舞姿,让所有人都沉醉在这一刻,眼前仿佛浮现了那个古老而动人的传说:
  一对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正直郎才女貌的时候,是所有人都为之羡慕的神仙眷侣。可,就在他们即将要完婚的时候,一个来自京城的王爵世子却是爱上了女孩。痴恋,让那个世子变得疯狂,不断的设计和陷害男孩,最后更是派出了多名杀手要置男孩于死地。在一个月圆之夜,男孩,终究还是没能逃出世子的魔手,在女孩面前被杀死。
  面对男孩的离去,女孩悲痛欲绝。女孩没有看向那些杀害男孩的凶手,也没有看向赶来的世子,只是静静地看着男孩。在女孩怀中的男孩就像睡着了一般,女孩脸上挂满幸福的笑容,目光温和,一如以往男孩在自己怀中睡着一样。
  “好好睡吧,傻瓜。”女孩说着,便开始细心地整理男孩的衣物和那乱了的发丝,温柔地将男孩脸上的血迹拭去。做完这一切,女孩将男孩轻轻地放在地上,在所有人地注视下,突然将刀插进了胸膛,又拔了出来,踉跄地伏在了男孩的胸膛,感受着他那最后的温存,任由生命在一点一点地消逝。
  琴音一转,镜头一换,天,无声失色,月宫里,一个温柔而多情的女子流下一滴深情的泪。
  那滴泪慢慢地变大,化成的柔光将男孩女孩的尸体笼罩住。
  时光仿佛停在了这一刻,只见男孩女孩的灵魂慢慢地漂浮起来,女孩轻倚着男孩的胸膛,男孩温柔地环抱女孩,轻吻女孩的发髻,两人深情地对望,慢慢地升向了高空。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明亮的月光突然黯淡了起来,就好像是男孩女孩的点点柔情将月宫锁住。天地也由此黯淡无光,唯有那笼罩着男孩女孩的柔光依旧亮彩,慢慢地升向天际,消失在所有人的眼中。
  一曲震撼人心的《柔情锁月》不知在什么时候结束了,所有人都还沉浸在那一刻,眼角还挂着泪。也不知谁,第一个响起了掌声。掌声一个接着一个,最后如雷鸣般,让人震耳欲聋。
  灯,忽然闪了几下,仿似受到了那雷霆般的掌声感染。舞台上的三人此刻也为了这次的成功而充满激动,谁也没有留意到,在这幸福的时刻,苏媛芳的脸上闪过一丝痛楚,最后带着那勉强的笑容轰然倒下。
  “啊……”一声惊叫,彻底引爆了这个本就不平静的夜,慌乱,恐惧,难过,给这个夜晚添上了诡异的色彩。
  第二天,徐风三人表演的《柔情锁月》震动了海内外,而苏媛芳在台上意外身亡,更一时间让海风大学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随着警方的调查,一丝丝的诡异与恐慌也开始慢慢地笼罩着海风大学。
  直到半年后,这种压抑才平缓了许多,但是,学校里却少了些熟悉的面孔。新的学期,没能迎来多少新人,更是使得学校少了许多的生气。
  一所医院内,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到室内。一个英俊的少年躺在床上,伤悲布满在脸上。一个少女静静地伏在床边,十分憔悴。
  “呃……”一声轻微地呻吟惊醒了床边的少女,少年也慢慢地睁开了他那沉重而极不愿睁开的双眼。
  看到少年醒来,少女的眉头稍微地舒缓,脸上也开始出现喜悦。“你醒了!”只是简单的三个字,却是带有几分颤抖!
  少年不语,偏过头,泪水却划过了脸颊,许久,“我已经躺了多久?”
  看着眼前这个原本充满阳光的少年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少女不禁潸然泪下,“半年了。”
  又是一阵沉默,空气中充满着压抑,突然少年笑了,“呵呵,半年了,哈哈……”少年虽是在笑,神情却是比哭还要难看,“苏媛芳,这下你满意了吧。”
  少女眉头皱了一下,闪过一丝疑惑,“风,你在说什么?”
  “苏媛芳,你少给我装了,你知道我一直在暗恋吴诗菲,所以你心里一直不愉快,早就巴不得她死!现在终于实现愿望了,你是不是很高兴啊?”少年神色癫狂,脸上更是变得狰狞起来,“说不定吴诗菲就是你给害死的!”
  “徐风,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少女怔了一下,呵斥道。
  “我胡说八道,难道我有说错,你这个杀人凶手,你是个恶妇,你走,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徐风变得愈发地癫狂。
  少女欲言,却被徐风竭斯底里的吼叫打断,“你滚!”
  少女掩面而泣,跑了出去,难过,疑惑更充满了忧虑。
  病房里,只剩徐风一人在那狂笑不已。
  又一个星期,徐风出院回到了学校。脸上虽然没有了以往那淡淡的微笑和阳光,却也少了许多阴霾,仿佛一切在慢慢地变回正常。
  “风,你回来了?”徐风的舍友莫晓明惊喜地说道。
  听到莫晓明的声音,其他人也递来关怀与惊喜的目光。
  “嗯。”徐风应了一声,便径直的走回床上,躺下。
  看到徐风这个模样,宿舍变得沉闷起来,其他人欲言又止,只得轻叹一声。
  上课铃响起,徐风走在上课的路上,动作有些僵硬。他的舍友担心地跟在他的身后。
  来到教室,开始上课,徐风却只是看着窗外失神。
  窗外,徐风仿佛看到了他以前和吴诗菲的点点滴滴,只是,欢声犹在耳畔,伊人却已不在,徐风眉间忧愁更深了。
  “风,这个样子真令人担忧。”徐风舍友伍征闵说道。
  “看来那件事对他的刺激太大了,为之奈何?”徐风另一个舍友林雄志叹道。
  坐在徐风背后的三人相顾而视,却也唯有一声叹息,对于这件事,他们实在不知如何劝解徐风。
  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学,林雄志几人放心不下徐风,都远远地在他身后跟着。徐风慢慢地在校园里走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风,你回来了,怎么没跟我说一声。”
  徐风抬头看向眼前这个人,却是充满了厌恶,“滚,我不想看到你。”
  “风……”
  “滚,我再最后说一次,我不想再看到你,看到你只会让我恶心,让我对你更加地厌恶。”
  “风,你在说什么,他是你女朋友,你怎么能这样说她呢!”却是徐风的舍友们追了上来,呵斥道。
  “我没有这样的女朋友,她是个毒妇,是她害死吴诗菲的,她是个凶手,我没有这样的女朋友,看到她只会让我恶心,让我忍不住想杀了她!”
  “徐风,你混账,你在说哪门子的胡话!”莫晓明一拳挥到徐风的脸上。
  徐风踉跄了一下,吴诗菲赶忙去扶住他,却被徐风一把推倒在地,“你们就继续帮她吧。”说着,又指了指吴诗菲,“你就装吧,终有一天你会遭到报应的。”说完,徐风便恨恨地离开。
  莫晓明一气之下就想冲上去再给徐风一拳,却被伍征闵死死拉住。看着徐风离去的背影,伍征闵充满了忧色和疑虑。
  吴诗菲伤心欲绝地坐在地上哭泣,莫晓明心一疼便上前安慰,“你没事吧,他就是个混蛋。”
  吴诗菲不语。
  “奇怪,他怎么说你杀了吴诗菲,难道他不知道你就是吴诗菲,那晚死的是苏……”伍征闵问出了他心中的疑惑,苏媛芳这个名字这半年来一直像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在他的心上,无法说出口。
  “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一醒来就这样,说我是凶手,说我杀死了我自己。”吴诗菲带着哭腔断断续续地说道。
  听到吴诗菲的话,伍征闵眉头不由得皱得更紧,而莫晓明还是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吴诗菲是他心中的女神,他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哪怕是自己最亲的兄弟。
  而在场的另外一个人却一言不发,看着离去的徐风,双眼迸发出疯狂的笑意还有怨恨!
  吴诗菲在大家的劝解下渐渐止住了哭泣,脸上挂满了伤悲和忧虑,在大家地陪伴下回到了宿舍。
  暮色降临,一天又即将过去。到了夜晚,徐风还是没有回到宿舍,打电话也不接,由于担心他现在的状态,伍征闵又再次拨打了他的电话。
  “找他回来干什么,这种人最好死在外面!”莫晓明对徐风的怒意依然未消。
  “不管怎样,他都是我们的兄弟,以他现在这个状态,怎能不担心?”伍征闵说着。
  “我没有这个兄弟,吴诗菲是他的女朋友,这么可爱的一个女生他也下得了手,他就是个混蛋。”
  伍征闵叹了口气,没有继续和莫晓明争论,他也明白莫晓明心里现在的感受。莫晓明喜欢吴诗菲他知道,莫晓明也曾经追求过吴诗菲,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我还是出去找一下风吧,我实在放心不下。”说罢,伍征闵也不待其他人的反应,便朝宿舍外走去。
  “我也一起去吧。”一直没有说话的林志雄也走了出去。
  “混蛋!”莫晓明重重地锤了一下床,也跟着出去了,不管是为了自己和徐风的兄弟情还是因为吴诗菲,他也放心不下徐风,只是不说罢了。
  时间来到了深夜,出去寻找徐风的三人无果,疲累地躺在床上,一夜无话。
  一连好几天,徐风依旧没有出现,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转眼来到十五月圆之夜,露天体育馆里零星地坐着几对情侣。半年时间过了,人们好像都已经遗忘了半年前那件事,开始敢在夜晚来到体育馆。
  而体育馆也确实是情侣们约会的好地方,由于露天,可以看到夜空中的圆月,别有一番浪漫。
  在这月光地照耀下,那几对情侣紧紧地依偎在一起。但,谁也没有注意到体育馆中的一个角落里,有一个人却与这氛围格格不入,他的身影显得格外的孤单。透过他的双眼,更是可以看到一种癫狂。
  这个人就是消失了几天的徐风,他为何在这样的夜晚来到体育馆?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除了情侣们不时地打情骂俏声,体育馆一片祥和宁静。突兀间,耳边似是响起了琴声,可用心一听,又什么也没有,那些的情侣也只觉得是幻听,并没有注意,继续他们的情意绵绵。可就在这时,那琴声又悄然出现,并越来越清晰。
  “大半夜的哪里来的琴声?奇怪,怎么这么熟悉?”情侣们心中充满了疑惑,更有些不安,甚至是惶恐。
  与所有人的疑惑,不安与惶恐不同,徐风此刻竟充满了狂喜,整个人像是疯了一样,“菲,是你么,我知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找我的,我就知道,我终于等到了,哈哈……”
  徐风并没有压抑自己的声音,听到徐风的话,在场的人心中更是慌乱。随着琴声的越发清晰,在场的人也终于醒悟那曲子为何感觉如此的熟悉——那竟是《柔情锁月》,所有海风学子的噩梦!
  随着这首曲子的旋律变换,所有人心中愈发感到不安,便欲要逃离这个可怕之地,可就在此时,体育馆的中央一个身影慢慢清晰,更依稀可以辨认是个少女的模样。少女的脸被头发遮掩,身着淡粉色长裙,尽管看不出什么模样,但所有人都不禁联想到一个人——苏媛芳!
  看到少女出现,每个人的心都快要跳了出来,那恐惧,仿佛随时让人崩溃,想要逃离,却发现如何也迈不开脚步,任由那恐惧充斥心头。
  当然这其中不包括徐风。他的内心此刻早已被激动与欣喜所填满。
  在徐风的期待中,在其他人惊恐地注视下,那少女飞了起来,悬在半空。风拨开了她的发丝,一双幽绿的眼格外的恐怖,苍白的脸色下却是一张绝美的容颜,冰冷得让人窒息,正是半年前死去的苏媛芳。
  “啊……”一声尖叫,打破了宁静的夜晚,情侣们再也禁受不住内心的恐惧,大叫着逃离。
   “菲,你出现了,你终于出现了,你知道吗?我一直在等你,菲。”看到苏媛芳出现,徐风没有一丝的恐惧,而是痴痴地向着苏媛芳走去。
  而漂浮在半空的苏媛芳深深地看了一眼徐风,而后便飘然离去。
  “不,不要走,菲,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徐风追了上去,却是一个不小心摔倒了地上,坚硬的水泥地,使他晕了过去。
  第二天,神秘的琴声,如梦魇般的《柔情锁月》再度降临海风大学的消息一经传出,便轰动起来,每个海风大学的学子心中就如同被安放了一颗定时炸弹。
  随着事情的愈演愈烈,警方很快便介入此事,只道是有人在利用半年前的那件事作恶,可一连调查和蹲守了几天,一无所获。询问那一晚在体育馆中的情侣,他们除了恐惧,便是一直在重复“鬼啊,鬼啊……”
  也在这几天中,海风大学闹鬼之说闹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迫于压力,体育馆便被封了起来。

上一篇:爱情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