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随笔,从一场暗恋起头

作者:新萄京小说    发布时间:2020-04-07 11:22     浏览次数 :

[返回]

No.1 今天距高考还有187天/情书什么的才不是呢/暗恋应该是一个人最后的秘密/这不是情书只是写在草稿纸上成长的证据/十六岁生日我送自己一头短发/十七岁生日我送自己一个你时长三十分钟的大课间是静高最喧闹的时间,篮球场那边砰砰砰的运球声,男孩子们的呼喊声,女孩子们的笑声、打闹声。 对于梁璟则只有陈思晗吸溜泡面的声音。 九点半到十点加一餐倒是很规律,但她从来没有在早饭时见过陈思晗。负责查早操的梁璟每次查到十班都把男孩子的脸看得异常仔细。但陈思晗显然是个睡到七点才洗把脸冲到教学楼的主。 真是不健康。坐在没什么人的食堂二楼,梁璟举着铜锣烧一口都没有咬下去。 王逸飞和陈思晗那种神经是麻绳编的二货倒是不一样。他早就注意到了每天都会有个蘑菇头的女孩在他们端着泡面上楼的时候悄悄跟在后面,远远地坐下装模作样打开手里的纸袋拿出蛋糕一类的东西却从来不吃。 倒是挺不一样的啊。我不太饿,你先吃吧,我回教室等你。王逸飞端着泡面走到垃圾桶旁扔掉,对惊诧的陈思晗摆摆手。 不饿你倒是把面给我留下啊?倒了干嘛!女孩听到自己兄弟怨念的哀号猫起腰来,应该是在憋笑。王逸飞站在楼梯口等了一会儿,从一楼折到对面楼梯,悄悄走上去露个头,观察着十步外,面对自己的女孩。 那块蛋糕还在手里捏着,头微微侧向陈思晗的方向。果然,又是冲着陈思晗来的。 自从跟陈思晗捆绑行动以后,几乎每周都有这样的对话出现:逸飞学长啊,你们今天打得好棒哦!对了 哦,他叫陈思晗,十班班长,篮球队首发,单身,你要手机号还是QQ号? QQ号吧,谢谢学长! 王逸飞一直没搞懂,自己哪里长了一张快来问我,我知道你们男神联系方式的好人脸。 但这个姑娘只是每天定时会看到她。没有任何其他行动。 简直想走过去直接告诉她,陈思晗他早就觉得你好看了。你傻啊?快去和他坐一起。 No.2 回教室的路上和你隔了两三个人的距离/看你冻红的脸笑容很好看很清冽/像你手里的雪碧/而下一秒呢/你反手递一盒橙汁给身后的女孩/没有看我一眼/这个动作让我在下午三点的阳光里有点难过/怎样才能让你看见我呢在梁璟黯淡的青春期里,甜食基本和她绝缘。初中时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每天都去散打社挨打。那几年她食量暴增,梁妈妈正好转了行清闲得很,每天变着法地给女儿做好吃的。女壮汉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女胖子。 上了高中,梁璟开始在意路上女生竹竿一样的小细腿。高一她还去食堂吃少许的饭菜,高二几乎就是每天一个苹果一碗速食汤这样饿了一年。 自我折磨了一年梁璟还真瘦下来了,起码是看起来匀称的类型。本就是白皮肤大眼睛高鼻梁的女孩子,瘦下来倒也算是漂亮。 喜欢陈思晗前,梁璟喜欢过另一个男生,整整五年。从女壮士到女胖子她一直都喜欢他,那个男生却是罕见的不近女色。矫情了两年,终于在高三时决定解放自己。暗恋陈思晗,却还是一种卑微的心理。 No.3 我知道你是十班班长 篮球队首发 年级前三十/聪明帅气有气场/我不是班委不会打球/除了把成绩单上与你的距离拉近外没有其他办法了/这是我仅有的与你比肩而立的可能静高的月考和期中期末考试堪称变态。尤其是高三,几乎每天都在考试。 梁璟在班里二十几名,放到这个规模庞大的学校里在年级也就是三四百名。所以自从定下要进年级前三十的目标后,她就开启了学霸模式。每天十二点睡觉五点准时蹦起来学习。 追上你就去表白,梁璟在桌子上认真地写着这句话,旁边是高考倒计时。 已经倒计时一百天了。高三学生停了早操,陈思晗也开始每天早上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去超市买个面包在早自习啃。 惯例去买咖啡的梁璟远远看见他几乎要惊叫出来。她咬着嘴唇故作镇静地从挑挑拣拣的陈思晗身边经过,头上血管激动得好像快要爆开离开超市时,她放慢了脚步假装在拧咖啡瓶盖,瞄见陈思晗付了钱往外走才快步走了出去。她一路走在陈思晗前面,努力让自己走得好看一点。其实她也不知道怎样是走得好看,那时候的她还会走路已经是对她脆弱小心灵的一次极限超越。 于是接下来的几十天里,每天早上梁璟都把去买咖啡叫作去打鸡血。这种见到陈思晗就会元气满满鸡血爆棚的体质简直不知道是在暗恋还是想寻仇。 梁璟继承了父母搞研究的好脑子,排名很快提上来了。 她在楼梯拐角踮着脚尖眯着眼看墙上月考后惯例更新的红榜,并不是在找自己。她早在喜笑颜开的班主任那里得知这次自己考了年级第九名。但她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红榜上是年级前二百名的名字,这次她没有找到陈思晗。而她这么没出息,当然也不会说表白就去表白。 月考你也能睡过头?大哥你教教我,你怎么就能这么洒脱?骂了陈思晗两节课的班主任大概是骂累了回办公室去喝水,王逸飞忍不住回头吐槽。 当事人倒是一脸不在乎:反正不是高考,急个毛线。 王逸飞无奈地转身接着做习题。身后的陈思晗低声抱怨:不对呀,中间没给下课啊。你陈思晗不是上课想上厕所推门就走的主吗?还在乎课间? No.4 暗恋最好了/暗恋永远不会失恋/你一笑我高兴好多天/你一个转身我记好多年/我自言自语了这么久/几乎把你认识我当成是理所当然/你还是不会看我一眼/唉,我很喜欢你那件拼色卫衣/但这句话的重点其实是/喜欢你还有三天就高考了,静高放了温书假。梁璟拖着行李箱默默走到楼梯拐角,抬头注视着终于在种种阴错阳差之后拉近的,她和陈思晗的名字。不知道还会不会见到你,她咬着嘴唇转身走开,但无论如何,谢谢你。

-1-

丁小苗,虽然叫小苗,可人却不小,一米六八的身高,重一百六。和她初中同桌期间,我没少受过她无意中带来的身体伤害。

“你说,我的白马王子啥时候到来?”丁小苗咔嚓咔嚓大口嚼着薯片问我。

“你先减肥吧。”我毫不留情的戳穿她。

“你没听过么,真正喜欢一个人是不在意外形的。”

我都不好意思再嘲笑她的异想天开。丁小苗是家里的独生女,从小就是爸妈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的掌上明珠。她家崇尚的就是以胖为美,就算旁人说丁小苗胖啊什么的,她父母也会以孩子正在生长期的原因一并压下来。就这样,丁小苗胖而快乐的生活着。

-2-

那是一堂社团课,丁小苗选的是合唱社,她从小就热爱这些文艺东西。

她正坐着看歌谱呢,就听到前方传来一阵高音洪亮,低音轻柔的钢琴声,她抬头一看。用丁小苗的话形容就是弹琴的少年被窗外的冬日阳光抚慰的甚是温柔,苍劲细长的手指弹出了她心中的音符。反正总而言之,丁小苗像是着魔了般喜欢上那个男生。

丁小苗经过一番侦查,知道了那个弹琴的男生是初三的学长名叫高远。

从此她便开始了一场暗恋的持久战。她先摸清了高远的班级,不知动用什么关系搞来了高远的课表。每天趁着下课那十分钟的宝贵时间,从一楼快速飞奔至四楼,不为别的,只为假装和他擦肩的偶遇。缺乏运动的丁小苗几个回合下来便早已是气喘吁吁,只可惜偶遇高远不多,偶遇班主任倒是不少。

可有时候若真是碰上高远和他几个同学一起走来,丁小苗又临场自乱阵脚,害羞的早就不见了人影。僵持了很久,俩人还是两条笔直的平行线。

-3-

“我要表白!”苦思冥想两节语文课的丁小苗忽然就来了勇气。

“还是那句老话,先减肥。”

“可是。。。”

我赶紧打断她:“别可是,你见过哪个男生喜欢胖女孩啊,现在人都喜欢苗条的。”

丁小苗是固执的,可恋爱中的女人是盲目的,在她好几次看到高远和一个身材高挑,腰肢纤细的女孩走得很近时,危机意识和对自己体重的反省终于侵入了她的大脑。没错,她下定决心开始减肥。

减肥,多么痛苦又哀伤的反人类行为。丁小苗抛弃了从前她所热爱的薯片,鸡腿,泡面等等若干零食。从原来的一天三餐改为一天一餐,那一餐也是以素食为主。丁小苗把校内网上高远的照片下载到手机里,实在是饿的受不了了,就看看手机,咽咽口水,活脱脱一出画饼充饥。

有好几次做完早操,丁小苗都几乎要晕倒,需要靠我搀扶。

“丁小苗,你不要命啦。”我斥责她。

“没关系的。”

“什么没关系,你吃点东西吧。”

“没事,我喝几口冷风就好。”

那时的我有些后悔鼓励丁小苗减肥了,只因我一开始也以为她只是说说,谁知道她竟为了高远这么认真。

-4-

丁小苗减肥还不仅仅光体现在节食上,她查阅了资料,发现少吃和运动搭配起来,效果最佳。

从前上节体育课就像要了老命的丁小苗现在可真是转了性。五百米的操场,她一圈又一圈的跑,我在后面追都追不动。

呼啸而过的风在她耳边叫嚣,原本定格的画面随着跑圈变得像走马灯一样,绕着丁小苗转。原本就缺少运动量的她几圈下来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浑身就像是被打湿一样。汗水从她头顶向下肆意流淌,有的流进眼里。丁小苗分不清那到底是泪水还是汗水,那一瞬间,她真想躺在草地上,再也不动了。

为什么我要这么逼自己?这个问题丁小苗在心里问了自己不下一百遍。她打开手机,高远清秀的脸就在屏幕上,丁小苗笑了笑,这大概就是一物降一物吧。

一天一餐再加两千米的长跑,就在这样高强度的训练下,她终于是甩掉了足足六十斤的肥肉,连丁小苗的父母都忍不住惊叹。

原本被肥肉压迫的五官开始慢慢舒展,眼睛大了不少,脸也不像以前那样肉嘟嘟的。丁小苗以全新姿态出现在班级的时候,连我都被震惊了。虽不是沉鱼落雁之貌,可和她原来相比,也已经是天壤之别。

-5-

可丁小苗终归是没有表白成功的。在某一节高年级的体育课上,因有事从操场走过的丁小苗被篮球砸中。

“哎呀,谁啊。”她定睛一看,眼前正是高远和几个男同学。

高远嬉笑着脸,并没有道歉的打算。他好像知道是丁小苗才故意砸的她。“听说你喜欢我啊?”高远轻轻的说。这下轮到丁小苗慌了,这是哪里走漏的风声?高远没有罢休,他突然靠近丁小苗。当时如果高远用心听一定会发现丁小苗心跳快到破表。

高远的行为让丁小苗起了无限的遐想,不会吧,他不会也喜欢我吧。在那一瞬间,丁小苗几乎紧张的闭起双眼。

“不好意思,我对你这样的没兴趣。”

说完,高远轻笑一声,似在嘲笑丁小苗的一片痴心。接着,他拣回篮球,和没事人一样的和同学继续打起了篮球。留下丁小苗独自在操场边站了很久。

见到我时的丁小苗终于抑制不住泪水,一边哭一边和我声讨高远的差劲。

“真没想到,他居然是那样的人,还拿篮球砸我。”

“没事,年轻的时候谁不遇到几个人渣呢。”我安慰她。

“我真是被他弹琴的样子蒙蔽了。”丁小苗只想捶胸顿足来表达她的不满和委屈。她怪自己怎么当时不好好了解下高远的人品就稀里糊涂的喜欢上他。

从那之后的日子,丁小苗对高远的态度往往是嫉恶如仇。合唱团她也退了,和我一起进了围棋社。偶尔远远看到高远从对面走来,丁小苗总是加快步伐,风一样从高远身边掠过。

丁小苗的第一场暗恋就这样在她的自怨自艾中不了了之。

-6-

时间一长,很少有人再记得丁小苗暗恋高远这件事了。高远也已经毕业,不再学校里出现。而丁小苗的生活也早已回到本来该走的轨道,风过水无痕,高远仿佛早就注定是个过客罢了。

那天,我问丁小苗:“你后悔暗恋高远么?”

“当然不后悔,”她不假思索,莞尔一笑,“毕竟我六十斤肉不是白减的。”

是的,那时的丁小苗只有一百斤,标准的好身材。轻盈的腰身更显得她活力十足,青春昂扬。也有不少男生开始追求她向她表白,可丁小苗却都没兴趣。反而和从前一样,总在某节课的下课,和我说哪个哪个男生好帅,又开始一场全新的暗恋。

有时我真羡慕她,不管再受伤再遇挫折,也总能提起勇气重新追求心中所爱,每一次都像第一次。

丁小苗总说,第一次暗恋让她甩走了肥肉,之后的每一次都让她成就更好的自己。而她总有一天会找到那个再也不用让她变的更好的人,到那时,暗恋就结束了。

-7-

暗恋就是你或许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在哪个班级,只是那相遇惊鸿的一瞥,他穿校服的样子和自己班那些呆头呆脑的男生截然不同。从此你开始心心念念,希望每天见到他,却也只是小心翼翼的偷看他。减肥,打扮,为他努力变成更好的自己。

深入了解他后,知道了他真实的品行为人,或好或坏,你或悲或喜。或者是他名草有主,你经历人生第一场失恋。

而那又如何,青春就是从你的第一场暗恋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