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不曾离开,百乐不忧

作者:新萄京小说    发布时间:2020-04-29 09:08     浏览次数 :

[返回]

“大家都安静一下,同学们都知道我们班刚转来一个新同学了吧?”班主任尖锐的声音让大家都下意识地抖了几下,果真是高二年部家喻户晓的魔音灌耳。 “要来新同学啦?” “你不知道?听说长得好帅…” 教室里的喧哗一波接着一波,更衬得靠窗边的位置越发的安静,半开的窗户吹拂起她的头发,少女孤独依旧,仿佛与一切都格格不入。 “我可以坐在这里吧?”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仍在发呆的少女有些措愣,声音还真是好听呢,像是四月里的风似的不温不凉,刚刚好沁人心扉。 “为什么?你有那么多座位可以坐,我喜欢安静”她皱眉不耐烦地看他,如此受欢迎的人坐在自己旁边的话也会使周围也会变得叽叽喳喳怕的吧?而且,他早晚会后悔和自己一座,她可不想到时候听他一直抱怨自己。 “哦,其实我很安静的,一定不会给你惹麻烦的”男生笑的时候嘴唇微微地勾起来,橘黄色的阳光流泻下来,逆着光站在她的面前,就如同是书中走出来的天使一样灵动,少女的心脏竟然有了短暂的悸动,那是安忆与百乐的第一次的见面,也是那个春天里的,最美的童话,美得那样的不真实,让百乐一直不敢相信。 清早的课都是最令人乏味的,而百乐的最大乐趣就是守着时不时吹刮着几丝暖风的窗户安安稳稳地睡上一觉。 “百乐,百乐…”此时的百乐正睡得舒服,可让她没有想到地是居然有人一直在她耳边念叨着自己的名字,是谁那么不识趣地打扰她睡觉啊? “安忆,你干嘛啊?”一睁开眼就看到了一张一丝不苟的面孔,不是安忆还是谁?是谁和她说过自己其实很安静? “这节课很重要,你不许睡”安忆没有余地的看着她,似乎她做了很不应该做的事情一样,这男生…还真是让人莫名其妙的恼火呢。 “不要,我快要困死了,不用你管” “你就在我面前,我怎么能不管?” 相处的时间久了,百乐就发现了一件令自己很不开心地事情,这个新来的同学似乎是上天派下来折磨自己的,简直比她妈还唠叨,不过,安忆似乎很乐衷于多管她的闲事呢。 这天下午的光依旧刺眼,班上大多数同学都昏昏沉沉的抬不起头来,安忆也知道数学课是百最讨厌的科目,可让他有些吃惊的是……百乐居然没有睡觉? 他不由得好奇,仔细一看,她的手里似乎是攥着什么东西,他不近视,很容易就看到了上面的字,顿时,周围的气氛降到了零点。 “百乐,你怎么净学这些没出息的?” “安忆!你说什么?”她没听错吧?他说什么?没出息?他居然敢说她的齐航没出息?仗着自己学习好就可以这样侮辱别人?不过是个只会读书的呆子,连齐航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难道不是吗?他根本就不喜欢你,你却因为他浪费自己的时间!” “你给我闭嘴,只要我觉得他好他就是最棒的”安忆能够看得很清楚,此时的百乐红了眼睛如同发狂的兔子,因为太过气愤的原因,攥在手里的篮球海报有些褶皱不堪,她从来不会这样憎恶地看他。 “百乐,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安忆只说了这句话就没再看她一眼。他,居然教训自己没有出息? 冷战就这样持续了三天,直到高三年级唯一的毕业晚会如期而至,因为要举行开场的表演,可是他们学校里正式学习过乐器的人也只有零星的几人,所以她这个半吊子就被老师推了出来,美其名曰为学校做贡献。 “怎么是你?”当百乐那些已经很久没用过的小提琴走进音乐教室里准备排练的时候正好看见了坐在白色钢琴前的俊美少年,她不由得纳闷,为什么每次见到他都是一副阳光正好的画面? “为什么不能是我?”他微微蹙眉有些疑惑,认真的问,百乐不得不承认安忆确实很好看,但是,她还是无法忘记他那日对齐航的侮辱,齐航学长对她来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像他那般善良而美好的人又怎么能被人伤害? “哼,我只是没想到你这样刻薄的人也学过钢琴?”百乐赌气地不去看他,自顾自的准备彩排的曲子。 “随你想吧,不过这段时间里我们还要好好合作”安忆见她如此的冷漠无奈地敛了眸子,声音有些苦涩,听着他有些大义凛然的话,百乐不禁撇撇嘴巴,还真是让人不舒服。 红色的窗帘被风吹拂着,偌大而安静的音乐教室只是不一会儿的功夫便响起了优美的琴声,令人陶醉其中,百乐却因为这动人的旋律僵硬了身体。 百乐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她的妈妈告诉她,爸爸在她小的时候遭遇了海难,也是从那时候起百乐就变得特别的讨厌大海,因为她觉得,大海就是夺走她所有幸福和快乐的罪魁祸首,所以,当她听到安忆指下那清冷的蓝色音符时,她的心开始有些莫名的低沉和压抑,这首曲子,她不陌生,班得瑞的《日光海岸》。 “换一首曲子吧,我不喜欢。”她放下手里的小提琴,敛下的睫毛挡住了那双无法窥探的眼,安忆看到她的排斥不禁有些疑惑,却还是停下来那优美的旋律。 “为什么?”十指顿住,安忆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不知不觉地想要走进她那颗排斥着任何人的心,他能够看见在同学们打闹欢笑的时候她眼里那渴望的光,其实她是想要和大家在一起的,她也想要走进所有人的世界里。 “因为在我小的时候,我的爸爸因为遭遇了海啸离开了我”百乐一副面无表情地模样看着面前在听到她的回答时变得有些呆滞的少年,像他这样的人应该拥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吧?有疼爱他的爸爸,有好朋友一起玩,空闲的时候就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弹弹钢琴,那是她没有感受过的美好。 “百乐,我不知道,对不起”似乎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安忆不知所措,他没想过面前的孤僻少女居然经历过这些,他的心脏也因此不由地抽搐了起来。 “我不需要同情,你们都一样,没有人会懂得我的伤心,除了齐航学长”下课铃按时响了起来,百乐似乎不想久留在这里利索地背起书包。 “不是的,我不会同情你,我觉得你比任何人都要勇敢”安忆皱眉看着她的背影大声说道,他,从来不知道她经历过这些痛苦的事情,可是,她依旧活得潇洒,他真的很勇敢…… 听着他坚定的声音百乐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回头看他,他说什么?他觉得自己勇敢?早就麻木的心似乎抽搐了一下。 偌大的排练教室里,阳光透过红色的窗帘照射在了女孩孤独的身影上,她和他仿佛也静止了似的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的百乐手忙脚乱地走出了有些闷热的教室。 他说,她比任何人都要勇敢… 偌大的房间里有些压抑,吃完晚饭,百乐就迫不及待地想要回自己的房间里继续看齐航学长给她发的篮球视频,却不想被自己的老妈拽到了客厅里谈话。 “我听你们老师跟我说了,你现在课上根本不学习,就只知道睡觉?”见她低头不说话已是一副承认的姿态,女人便莫名的心寒起来,这么多年里她如此努力地培养这个女儿,宠她,可她呢?就知道荒废自己的人生。 “乐乐,你让我太失望了”失望这两个字,瞬间轰塌了百乐所有的理智。 “失望?那你有没有想过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为了工作,你把我放在外婆家,可你不知道外婆整天就只知道埋怨我爸爸。外婆不愿意管我,让我和别的孩子一起玩,可他们说我是野孩子。你现在又要嫁给别人,你想过我的感受吗?你总是叫我体谅你,可你有问过我是怎么想的吗?” “我告诉你,我才是早就失望了”百乐的眼里早就溢出了一颗颗接连不断的泪珠,当埋藏在心中多年的心事被倾诉的那一刻就一发不可收拾起来,就如同她脸上早就难以止住的泪水。 “乐乐…对不起,对不起…”女人伤心地捂住脸看着面前如此脆弱而委屈的宝贝女儿,眼眶湿润起来,她从不知道她的女儿有那么多的委屈。 不知道为什么,百乐多年里原本平静的心居然变得越来越烦躁,似乎想要把这么多年里一切的不满都吐出来一样,泪水混合着每一个字,知道她无力吐出。 女人看着面前泪流满面的女儿不禁哭出声来,她自认为自己做得足够好,可她亲眼看见自己的女儿越来越孤僻,越来越不愿意和自己沟通心事,不曾想过她的所作所为竟带给孩子这么多的痛苦。 “对不起,乐乐,妈妈不知道,妈妈应该多陪陪你的,妈妈错了”女人温柔地抚摸着女儿哭得涨红的脸蛋将她抱在自己怀里,似乎这样才能给予她这些年所亏欠她的爱。 这一夜,母女二人相拥在一起,述说着彼此的心事,百乐不知道的是,她的心也是在这一夜里悄悄地开始融化。 天刚刚亮,百乐醒得异常早,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她打开了房门,正好看见她妈妈在厨房里围着围裙打电话,可是不对啊,她今天不用去上班吗? “嗯,乐乐明年就要高考了,婚礼还是等乐乐高考以后再说吧,嗯,谢谢你”电话已经被挂断了,女人将刚做好的煎蛋拿到桌子上,抬眼便看见了站在客厅里的已经洗漱好了的自家女儿。 “怎么起得这么早?快来吃饭”发现自家女儿已经站在一旁女人一瞬间短暂的措愣。 “你,刚刚是在给他打电话吗?” 百乐有些闷闷的,其实,她可以不必这样,不必为了她…… “别胡思乱想了,我现在呢,就只是想多陪陪我的小宝贝,其他的男人,都先给老娘滚吧” 早饭是妈妈做的,就连上学也是妈妈送她的,一切美好得就像做梦,不过百乐很愿意沉浸其中。 高考马上就要来了,齐航学长,也快要离开她了,马上自己就要步入高三,时间过得可真快,不过还不错,她孤单而可怜的高中生活,马上就要终结了。 “那是什么?”坐在钢琴前练习曲子的安忆看着今天特别不同的百乐有些惊讶,今天的她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样。排练休息的时候,百乐的手里一直拿着一个粉红色信封,整个人看起来似乎是有些纠结,他的感觉告诉他,那个信封,不是什么好东西。 “呃…我听说,我们班里的女生向男生表白的时候都是送情书的,齐航学长马上就要毕业了,所以我想要在毕业晚会上,把它送给齐航学长” 百乐的脸看起来红扑扑的,羞涩藏在她清纯的脸庞上,格外的可爱迷人,可安忆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她,果然是喜欢齐航的。 “百乐…”安忆十指抚摸在琴键上温情地看她,眼里的波光流转着一丝丝哀伤。 “嗯?”百乐听他唤自己转过头疑惑地皱起眉。 “我帮你弹一首曲子吧?这样你的礼物也许就会显得与众不同一点,他,或许也能很快就注意到。”男生笑得温婉,眼里的真诚让她难以拒绝,他说的话也让她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 “真的吗?你愿意帮我?” 眼睛一亮,百乐就差没从自己的座位里跳起来,见她如此的开心,他竟然有些莫名的压抑,却还是不留痕迹地掩盖住眼底的落寞,淡淡一笑。 “嗯…” 高三毕业晚会举行在星期日,短暂的国庆假期之后,有些人将会离开我们,有些人将会努力进军高考,百乐也已经下定了目标奋战高考,她的基础不差,捡起来不是太难。 这个注定喧嚣的夜晚很快就到来了,平日里偌大而清冷的大礼堂被布置得充满了梦幻的气息,霓虹灯有节奏地忽闪忽灭,美妙绝伦。 巨大的帷幕后,少女心不在焉地拿着手里的磁带和信封,有意无意地看着高三年部的座位。 “百乐,快要开始了。”一旁有热心的同学提醒她,百乐后知后觉地转过身点点头,她为什么没有看见齐航学长?齐航学长好像不在… “现在,有请高二一班的安忆同学和百乐同学为我们带来我们期待已久的开幕表演”伴随着主持人用铿锵有力的声音,巨大的紫色幕布被拉开。 “怎么是百乐?她会弹小提琴?” “嗤,平日里连声都不吱还表演呢” “我一直都不怎么喜欢她” 刺耳的声音让百乐有些心烦意乱,是不是她不该来的,看,她就像是一个小丑,多么的可笑…齐航学长,你在哪里?没有你的鼓励,我坚持不了… 看着女孩无助的眼神,安忆莫名其妙地心痛起来, “百乐…我一直没有告诉你,那首曲《日光海岸》,我没有换”安忆的眼睛里仿佛缀满了星光,不知道为什么,这也让百乐不由得放松下来,当他告诉她没有换掉那首曲子的时候,百乐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是什么滋味。 优美的旋律响起,整个礼堂瞬间安静了下来,仿佛与黑夜融为一体,安忆十指灵活地舞动,笑容也带着耀眼的光,百乐看着面前一派从容的安忆突然感觉到莫名的安心。 他,给了她无比巨大的勇气…… 不知不觉,一直被她握在手里的小提琴架了起来,当另外一种优雅而温婉的旋律同原本的旋律结合的刹那,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就连安忆也不由得被站在最中间的那个耀眼的少女所吸引。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百乐吧。 “哎?百乐原来这么厉害?” “是啊,真好听…” 所有人都被这轰动人心的开场表演振奋得难以扼制内心的激动,他们都忘记了眼前的少女是那个总是坐在窗边,默默无闻的女孩了。 睁开眼睛看着所有人惊艳的眼神,雷鸣般的掌声,思绪不由得倒退,回到了那个有些炎热却异常明媚的午后,那时候的她还是那个大家心中目的小提琴天才,她的爸爸还承诺着要带她去国外参加表演,一切都那样美好而难忘…… 小小的女孩儿大模大样地架着小提琴,站在大大的舞台上,台下的人随着优美旋律的戛然而止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她就是那个舞台上的公主。 “乐乐,妈妈告诉你一件事,爸爸他,回不来了。”妈妈说爸爸回不来了?骗人的吧,怎么可能? “我这么一大把年纪还要照顾你,都怪你那害人的爹,可怜我女儿这么年轻,要不是因为你,你妈妈和我能这么累吗?”后来的日子里外婆的埋怨一直陪伴着自己在成长里哭泣。 “她是没爸爸的孩子,我们不和她玩儿。” 百乐不知道一切怎么会变成这样?从前的她那么受大家的欢迎啊?可如今的她就像是讨厌鬼一样处处被人排挤,这样的日子真的好痛苦…… “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哭呢?”就在她被一群孩子欺负躲在巷子里哭的时候,一道动人的声音响起来,温柔得如同一缕春风回荡在她的耳边难以消散,让她有些茫然地抬起脑袋去看,少年琥珀色的眸子里还荡漾着温柔的涟漪,然后,她就无法自拔了…… 这就是她的齐航学长,温柔而善良,他是把她从黑暗里拉出来的天使,在很久以后成为了她快乐地源泉,你知道吗?齐航学长,我真的很喜欢你…… 从不和人接触的孤僻女生了。 “看看,你真的很厉害…”退幕之后,安忆发自肺腑的对她说,其实他一直都知道百乐是一颗没有经过打磨的钻石,可总有一天她会绽放属于自己的光芒。 “哪里,还是你的钢琴弹得好”百乐的脸有些红,在听到夸奖时候,应该没有人不会不高兴吧,她不好意思地挠头,在看到书包上的那封粉红色的信时又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铃铃…”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她皱眉拿起来不知道是谁在这个时候找自己。 “百乐,齐航学长出事了”手机另一边的声音显得急迫恐惧,这也使得百乐的心狠狠地抽搐了起来,齐航学长他…… 不安让百乐几乎迷失方向,她拿起书包连招呼都没有打就跑出了礼堂,在深色的幕布下,是少年无奈的苦笑,她,真的那么喜欢他? “安忆同学,你就快要离开了,这是我们大家的一点心意” 一旁的老师和同学们都聚拢过来,精致的礼物塞进了他的怀里,有一些面红耳赤的小姑娘在和他说些什么,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心早就已经被人偷偷的拿走了,还真是… 白色的房间里到处都充满了令人想要呕吐的消毒水的味道,她不喜欢医院,自从爸爸去世的那一刻,她不想要齐航学长也重蹈爸爸的覆辙,他们都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啊。 “你总算是来了,齐航,他出了车祸” 面前走来的大男生眼圈还红肿着,语气有些急促,这句话对于百乐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你说什么?车祸?”她的语气有些哽咽,此时此刻的身体就如同是泄了气的气球,心脏急促地跳动,难怪学长他没有参加毕业晚会,不知道学长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和爸爸一样?哎呀!你在胡说什么呀百乐…… 眼泪不由自主地滑落,就在这时,手术室的大门被推开,几个满头大汗的护士走出来,看着面前的两个眼圈通红大孩子有些措愣。 “放心,伤口不是很严重,去办理住院手续就好了”哎呀呀,现在的年轻人们可真是可爱,女朋友也好爱男朋友呢…… “真的吗?谢谢你们…”百乐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连忙弯腰道谢,这个结果可真是太好了,齐航学长他没事… 一大早的医院病房里还残留着消毒水刺鼻的味道,醒过来的齐航扶着脑袋坐在床上,眼睛里还有些疲惫,在看到走进来的百乐时明显惊喜地重新焕发了生机。 “你在这里多长时间了?”他看着面前这个已经到自己肩膀的女孩不禁有些莫名的滋味,她已经不再是那个需要自己保护的小姑娘了…… “没有多久,你,好点儿了吗?”她担心地看着他虚弱的模样,他从来都没有在她面前表现得如此脆弱,让人心疼。 “嗯,就是脑袋还有点儿痛,剩下的感觉都还不错。”他揉揉她的发顶,一如既往的温柔仿佛能够将她淹没,齐航学长还是那么温柔呢…… “怎么不回学校?你昨天一晚上都一直在这里了吧?你妈妈不会担心你吗?”他的语气有些低沉而僵硬,眼睛里充满了询问的光,百乐似乎能够感觉出他的心情正在变坏,她也知道自己这么做确实有些太过鲁莽了,可是她是真的很担心他啊? “对不起,我,我没有思考清楚…” 她就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似的,耷拉着脑袋,双手不安得绞着,齐航学长他不会生她的气吧? “百乐,你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你必须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无论是在家庭,还是学校里,还是……感情方面,我觉得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 听到他话里敏感的字眼,百乐不禁僵硬了身体,齐航学长他知道了什么吗?齐航靠在白色的病床上,眯起的眼睛显得深邃而清冷,似乎回到了几天前的那个下午,又听到了那个成熟男生认真得令人难以抗拒的话语。 “这是什么?”齐航拿着手里的磁带有些诧异地看着面前的男生,他不明白这个少年找他是想要做些什么。 “百乐喜欢你,这是她拜托我弹奏的曲子,你知道她一直都很喜欢你吗?” 安忆不否认面前这个一直出现在百乐口中的男生看起来确实很优秀,可是,他一定要明白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 “喜欢?可我只是把她当做妹妹…” 齐航似乎是很惊讶似的抬起头,这个问题还真是让他有点措手不及,他虽然一直都很照顾百乐,可自己确实只是单纯的想要保护她,照顾她罢了,其余的感情他从来都没有动过。 “你为什么不告诉她你其实一直都将她当做是妹妹,因为你的犹豫不决,她耽误了很多,她的青春不只是因为她的过去,还因为这些懵懂的感情而浪费了,这是你愿意看到的吗?”安忆看着他,语气有些咄咄逼人,他早就知道百乐只是一厢情愿的喜欢他,或者,就连她自己本身,都还没有分清楚自己对齐航究竟是依赖,还是喜欢。 “她,一直都很依赖你,可我认为,她应该从梦里醒来了,以后的她,还会有属于自己的人生,而不是在别人的人生里痛苦地挣扎,不过,以后可能还会有人像我一样提醒她吧。” 思绪收回,齐航看着面前沉默不语的百乐有些莫名的担忧,他,是不是不应该告诉她这一切,他…… “百乐…你…” “嗯?怎么了学长,咦?我的眼睛好酸”一颗颗泪珠早已控制不住地滴落在了白色的病床上,她想要拼命地抑制泪水的涌出却终是徒劳,依赖?喜欢?她真的分不清,可是这种羞耻感让她真的有些难以消受。 “我只是觉得眼睛有些难受”安忆,你凭什么?你凭什么管我?你为什么总是管我的闲事?为什么告诉我其实一直以来的喜欢都是假象,都是我错误的以为呢? “没事的,等会儿就不难受了” 齐航看着面前这个很久都没有在他面前哭泣的女孩不禁无奈地一笑,将摆在一旁的衣服掀开,拿出了有些磨损的磁带放在她的手里。 “那个男生,很喜欢你吧?” 齐航笑得明媚如花,拿起了床头的纸巾为她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看来,他的小妹妹终于长大了呢。 “那男生看起来很在乎你,还有,他似乎就要离开了吧?如果你想见到他可能没有多长的时间了?” 眼圈通红的百乐在听到齐航的话后眼神有些明显措愣,可是仍然低垂着的眼让人难以琢磨她此时地心思,齐航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有些着急了起来,不明白她还待在这里发傻。 百乐真的已经傻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就算真的去见最后一面,她又该说些什么呢?他不过是她人生里匆匆而过的一个过客,也不过是占据了两个月的时间而已,她刚刚才知道自己对齐航学长的喜欢只是依赖,究竟喜欢是什么感觉?她对安忆又是什么感觉? 他,总是的多管她的闲事,他,总是自以为是的教训她,可是他告诉她自己很勇敢,可是他给了她无比巨大的勇气,可是他帮她做了所有的事…… 百乐,那你喜欢他吗? “不可以,我还要问问他,学长再见” 抹了一把泪,她向齐航说了句再见后跑出了病房,无视了齐航无力的招手,后者尴尬地放下了胳膊摸了摸下巴,哎,追求爱情的力量可真是强大啊。 汗水湿透了她的衣服,她用尽全力地奔跑在板油路上,她要去问问他,为什么替她做了一切,她要去问问他,对她好有什么意义,所以,千万别走啊安忆…… “我就是喜欢浪费自己的青春,你又有什么资格来拯救我?” “我就是喜欢懦弱的活着,你又凭什么告诉我我还有勇敢?” “我告诉你安忆,我讨厌你,我讨厌你的多管闲事,我讨厌你的自以为是,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推开教室的门,她的步伐有些虚晃,扶着一旁的桌子勉强地稳住自己的身体,汗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滴落在地面上,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安,安忆…千万别走,别走…” 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起来,她用力甩了甩昏昏沉沉的脑袋看着面前正在上早课的同学们,而她原本空荡荡的座位旁早已被收拾得干干净净了。 对不起,安忆,我还是没能够看你最后一眼,却也不算狼狈,没有像电视剧里那样追着载着你的车子哭得稀里哗啦,不过我好像听你继续不耐烦地管我的闲事,教训我的任性。我想,以后,应该没有人像你一样爱我了吧? A城的天气温暖而湿润,就这时候从路口走出一个女孩,齐耳的短发柔顺地别在耳后,被雪白的羽绒服包裹着的肌肤上有了些淡淡的红。 不知道为什么上司总是无所不用其极地占用她的私人时间,不管怎样今天她一定要把辞呈递上去。 “啊,好痛,你怎么故意站在这里……” 捂着被撞得生疼的脑袋,她有些埋怨地抬起头来然后意料之外地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红了鼻尖……

  姜舞月靠在椅背上,电视机正播放着一场用摄影机录下的钢琴比赛,这场钢琴比赛是她六年前还在上大二的时候举办的,最后得奖的是一名比她大一届的学长——林若则,也是她曾经的男朋友。

新萄京娱乐手机版,  听这个录像成了她每个星期的必修课,然而她始终听得不过只是林若则上台表演的那六分钟而已,反反复复,从不厌倦。

  舞月。姜妈妈走过来,给她盖上了一条毯子,舞月,今天是B大的校庆。

  姜舞月轻轻应了声,便不再说话。

  舞月,他们邀请你回去给学弟学妹演奏一段。姜妈妈迟疑道,你,去吗?

新萄京娱乐手机版 1

  姜舞月身体僵了僵,片刻才摇了摇头。

  姜舞月是从B大毕业的,B大是国内有名的音乐学校,从B大不知走出多少位有名的音乐家。可是她只不过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小提琴手而已。她不明白为什么学校会邀请她去表演一段,是怜悯吗?

  它毕竟是你的母校啊,你真的不去吗?姜妈妈不甘心的继续问道。

  姜舞月依旧没有说话,就在姜妈妈快要放弃的时候,她突然说:好,我会去的。

  太好了。姜妈妈松了口气,献宝似的把早已准备好的小提琴递给舞月,我把你的小提琴都准备好了。

  她正要接过小提琴,却在触摸到它的面板时惊声道:这不是我的小提琴!

  姜妈妈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又重新拿了一把小提琴给她。姜舞月将琴背在身上,接过姜妈妈递过来的狗链和导盲杖。

  绿光,我们走吧。舞月晃了晃狗链,绿光围着她转了几圈,便拉着她离开家。

  绿光是舞月失明后的某个生日姜妈妈给她的,但姜妈妈却说这是她的朋友送给她的,问那个是谁,姜妈妈又不肯说,而这条狗的名字则是取自凯文科恩的《InTheEnchantedGarden》(绿色花园)。

  因为这首曲子是林若则那年比赛的时候演奏的啊。

  姜舞月走出家门,却感觉到绿光突然兴奋起来,它不停地站立,导致狗链从舞月手里挣脱出来。

  绿光!绿光!姜舞月呼喊着它的名字,期望着它赶紧回来。

  这时有人将狗链交给她,又拍了拍她的肩膀离开了。姜舞月感到很奇怪,虽说绿光并不是什么凶猛的犬,但它也不是那么好亲近的,怎么这个人就拿到了它的狗链呢。

  姜舞月理不清头绪只能放弃,在绿光的指引下前往B大。

  姜舞月没有想到在这次校庆上居然会听到凯文科恩的《InTheEnchantedGarden》。

新萄京娱乐手机版 2

  熟悉而又亲切的旋律从琴键上倾泻而来,姜舞月的心神全被吸引了过去。慢慢地,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这旋律太过于熟悉,不是因为听多了的熟悉,而是对于演奏者的熟悉,当然,这个演奏者不会是凯文科恩。

  会是他吗,会是他吗?

  姜舞月坐在舞台上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问着自己。

  是他,一定是他。

  不知道哪儿来的信心,她如此笃定着。

  一曲终了,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姜舞月却如坐针毡,怎么办,我该怎么面对他?

  轮到姜舞月演奏了,鬼使神差下,她竟然演奏起《InTheEnchantedGarden》,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要与先前演奏的人一较高下。

  就在姜舞月演奏完后,主持人突然交给她一把小提琴,说是有位校友请她合奏,就用这把小提琴。姜舞月原本有些气愤,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让人换乐器呢,在她认为这是对演奏者的不尊重。

  然而就在她触摸到面板时由气愤转为震惊,在这把小提琴的面板上轻轻刻着她的名字,这是他送给她的。

  这把小提琴她一直都锁在柜子里,早晨母亲还拿给她的,她没有肯拿,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悠扬的钢琴声响起,悲伤却又带着幸福。姜舞月想起了那个梦之国的故事,想起了初见他的时候。

  对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梦中的婚礼》有所了解的人大概都知道这首曲子背后隐藏的关于梦之国的故事,且不论这个故事的真假,坦白来说这个故事倒也是挺适合这首曲子的——悲伤却又幸福。

  《梦中的婚礼》大都用来作为初学者练习的曲子,尤其是练习钢琴。自从姜舞月来到B大上学后,便很少再听到这首曲子了,唯一一次听到它是她作为新生来报道的时候。

  当时她还没有失明,背着小提琴在B大里闲逛,经过乐器房的时候听到有人正在弹钢琴,弹得曲子正是《梦中的婚礼》。

  她不止一次听过这首曲子,也不止一次用小提琴演奏过这首曲子,她对这首曲子已经没有多大的感触了,然而那次,她却再次被它吸引了。

  她悄悄将门打开一条缝,想看看演奏者是谁。

  阳光透过透明的落地窗洒在黑色的三角钢琴上,给这架钢琴蒙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一位身穿黑色休闲西装的俊秀男生坐在座椅上,他纤长的十指不断地落在黑白色的琴键上,真的是像精灵在琴键上起舞。

  她不禁听得入了迷,也看得入了迷,音乐终止后她竟久久回不过神来,等她回神时,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了乐器房,而那演奏者正一脸温和地看着她。

  抱歉,我不是故意进来的,我姜舞月慌乱的解释着。

  怎么办?男生答非所问,怎么办,这首曲子可是我打算以后弹给我未来妻子听的,被你听了去,这可如何是好?

  啊?姜舞月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说,开,开玩笑的吧。

  男生依旧温和的笑着,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呃姜舞月不知说什么才好,只得转移话题,你也不怕你以后的妻子不开心,毕竟据说这首曲子背后的故事比较悲伤。

  如果她能理解我,就不会介意,难道不是吗?

  姜舞月笑了笑,胡乱的抓着后脑勺的头发以此来掩饰尴尬。

  而这个男生就是林若则,她以后的男朋友,当时她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成为一对情侣。

  这应当是天作之合,他们会经常在一起合奏,会一起讨论关于音乐的事,也会像普通情侣一样一起去购物,一起去旅游他们是这样的登对。

  然而,命运似乎特别喜欢和人开玩笑,就在姜舞月毕业之后,她出了车祸,虽然命捡回来了,却是永远失明了,姜舞月不理解医生说的种种医学术语,她只知道以后她的世界将是黑暗的。巨大的恐惧感将她吞噬,伴随而来的还有自卑。